首页 | 滚动 | 国内 | 国际 | 运营 | 制造 | 终端 | 监管 | 飞象科技 | 业务 | 技术 | 报告 | 博客 | 特约记者 | 论坛 | 周刊
手机 | 互联网 | IT | 5G | 光通信 | LTE | 云计算 | 三网融合 | 芯片 | 电源 | 虚拟运营商 | 测试 | 会展 | 黄页 | 百科
首页 >> 论坛 >> 正文

运营商|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

2017年5月9日 07:52  网优雇佣军  作 者:匿名

放眼通信业的论坛满目的悲凉凄苦,一边是从业底层员工的挣扎哀叹,一边是人民群众的谩骂抱怨,隔着通信网络,彼此相爱相杀;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,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,现在的一切也许正是在还。

曾经

“猴崽子,搁大清那会这么跟我说话,就得大嘴巴抽你,谁见着咱,不得叫一声贝勒爷,您吉祥”。运营商里上了年纪的人就像满清的遗老遗少,无比怀念上个世纪80.90年代!

“上午不出门,中午喝酒,下午干活,装电话,您排着吧,没有好烟好酒,你且排着吧,有钱也不行”。

“交警队见到咱通信公司的车,也得敬礼啊”。

“去那些偏远地区,县长陪着吃饭”。

80.90年代,运营商经历了一个特别辉煌的时期,安装一部固定电话要6000元,比国家正式单位的员工待遇都好,墨绿色的永久自行车是路上一道风景,小伙子找对象都是挑来挑去的;直到今天,上了年纪的通信人还时不时的感慨当年,而此时的他们,都在通信业多年的重组整合,技术升级换代中淘汰出局,变成了边缘人!

如同大清朝,从康乾盛世到鸦片战争,或许没有做错什么,只不过是资本主义工业革命改变了世界的格局,通信业亦是如此,技术的更新,改变了曾经的辉煌,毕竟曾无比的辉煌过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,现在正是在还。

辐射

辐射是用户与运营商纠缠已久的问题。你无情,你无义,你无理取闹;我哪里无情,哪里无义,哪里无理取闹!

当吃瓜群众取得了温饱的时候,就开始关注自己的健康问题,当网络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铁塔,增高架出现在用户的窗外,辐射的问题就日益凸显,然而问题的来源或者就是运营商本身。

“CDMA手机,绿色环保手机”,“小灵通,低辐射”,这是当年运营商宣传语,当广告普天盖地的进入到普通百姓的生活,人们会本能的反应,那么其他的手机呢,是不是不环保,有辐射,如同标志着“非转基因”的豆油一样,有一种逆反的效应。当各种非主流的民科自行普及,以及各种不负责任的谣言漫天飞传,当群众越来越质疑的情况下,对于民众的引导,辐射知识并没有一个系统广泛的普及,更常见的是“原始人的生活没有辐射,你回古代吧”的嘲讽,时至今日,也是运营商建站难得重要理由之一。是运营商让辐射这个词出现在大众的视野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,关于辐射,现在也正是在还。

资费

资费是人民群众与运营商最直接的恩怨所在。从几千元安装一部电话,几十元的月租,本地通话五毛多,长途漫游一块多,到现在的长、市、漫一口价平均2毛多的资费,手机费可谓连年下降,总理又提出了“提速降费”,人民群众一片欢呼,运营商也在感叹,别的费用都是连年上涨,通信费用连年降低,为什么还是挨骂呢?为什么呢?

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套餐,或许运营商自己有多少种套餐,自己也不清楚吧,吃瓜群众就更不清楚了,通话时长,流量,短信,其他的增值业务组合起来恐怕都超过一万种了,不能把群众都当经济学家数学家这么对待,如果真有诚意,就明确多少钱一分钟,多少钱一M流量,何必用那么复杂的套餐呢!为什么挨骂,你看同样的电费很明确多少钱一度电,水费多少钱一吨,汽油多少钱一升,煤气多少钱一个立方米,这些都是所谓的垄断企业,资费连年上涨的。

资费的简单化,让大爷大妈们也能算明白的资费,这才是一个提供普遍通信服务的公益型央企的作为,即便是降费了,但是不能让群众消费的清楚明白,还是一样会挨骂;预存话费,出账话费,未出账话费,本月返还话费,应收话费,减免话费,实收话费,眼花缭乱的明目让你看账单云里雾里的,其实可以简单到让大爷大妈都能看明白的“存了多少钱,打了多少分钟,多少流量,花了多少钱,还剩多少钱”,更不用提那些乱七八糟的莫名扣费的情况了。

“就资费这点事儿,还得总麻烦总理,要不不招人待见”。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!

垄断

铁塔公司的横空出世,通信界又多了一个巨无霸,垄断了运营商的铁塔资源,一时间风光无限,运营商也是趋之若鹜。

一年以后,铁塔公司的霸气开始逐渐显现,面对着居民阻碍建设的基站,开始了霸气的回击,不时的爆出来“因居民强烈反对,拆除运行三家运营商的某基站,届时会影响居民的通话,微信,QQ,后面是四家企业的公章,一时间通信行业一片欢腾,多年的积怨得到了宣泄,有了铁塔公司,终于形成了同进同退的攻守同盟,告别了单打独斗的时候受的窝囊气,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一回!

从措辞上看,微信,QQ是直指群众最核心的软肋;四个公司的联合声明,像一道长城一样,把群众隔离到通信服务的另一端,甚至是有些委屈,不得不的文字中,隐藏着的是“你们不牛逼吗,让搬基站吗,都他妈给你们停喽,看你们用啥”的骄傲。

然而,也同样切断了那些没有阻碍,有正常通信需求的用户;通信服务不是儿戏,有法律的保护,如果基站合理合法,完全可以通过司法途径去解决。只是因为一部分,确切的说是一小部分人的利益,就损害了大部分的人的利益,反对建设基站的位置多了,是不是都要拆除呢,这个拆除了,其他的呢,拆除有法理的依据又是什么呢?这不是一个提供普遍服务的企业的应该有的担当。不能坚持自己的责任,这就是里外不是人的原因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。

投诉

投诉是用户与运营商对垒的第一阵地,也是相互搏杀最激烈的阵地。

投诉电话是个神奇的装置,经常出现的情听了一堆提示音后,根本不知道要找到那个甜美的“有什么需要可以帮您”声音,隐藏在哪个键后,有点寻宝的意思,不时的需要返回上一层菜单,好不容易找到了,“坐席全忙”,之后是令人绝望的峰音,不得不又得从头开始,再来一遍打怪的历程。如果你记住了几号键,过俩天再打,卧槽,变了,惊不惊喜,意不意外,永远都有新的刺激!

投诉问题的反馈,你会遇见俩种极端情况,一种是“您的问题已经记录,稍后给您反馈”式的石沉大海。

一种是“好的,你的问题已经记录,稍后专业人员给你解答”,“你好,我是专业人员,请问你有什么问题,你把问题能再说一下吗…哦,我们再核实确认一下”,“尊敬的用户你好,你的问题已解答”。“你好,是否有我们的专业人员给您解答呢,解答的是否满意,哦不满意啊,没给你结论啊,好的,我给你记录一下,稍后我们更专业的人员会为你解答”,“先生你好,我是更专业的人员,请问你有什么问题,能把问题再详细的说一遍吗,哦,上一个工作人员怎么跟你说的,您能再跟我说一遍吗,哦,我们不是一个部门的,这样,我再核实一下,稍后给你回复”,“感谢你的来电,请对我们的服务做评价,满意请按1”的无限循环直到你不再投诉为止,在重复投诉问题上,你会感觉自己是复读机,需要不停的跟各个部门不断的重复!如果是过于执念的用户,更多时候会听到各种不同的答案,甚至是前后矛盾的答案。

“是这样的,距您三公里的一个基站拆除了,导致你的信号不好,哦,是的,隔了两条路,四个小区啊,基站可以辐射很远的,是的,即使是密集市区,也可以覆盖的,就是这个原因;哦,是半年前拆除的,你是最近感觉信号不好的呀,那也因为这个基站拆除了,我们正在恢复中,具体时间还不确定”。

“是这样的,你反应信号不好的地方我们去测试了,没发现你说的情况,我们就在大院里测的,啊,你们没有院啊,是办公楼吗,不是进门那个楼啊,但是我觉得离的不远,不会出现你说的那种问题”。

“是这样的,你再观察一段时间看一看,或者换个手机试试”。

没有一个清晰,准确,负责任的解答,群众怎么能按下按下“满意”的键呢, 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!

营业厅

随着电子支付的发展,缴费的情况已经好转很多了,要不你会跟银行一样看到一个一分钟就能办完的业务,要排在半个小时能办完业务的人员的后面,焦急的等待!“这么多窗口,为什么不能开一个窗口,单独办这种快速业务的呢,“这不要体现平等吗,排到谁给谁办,这个我们管不了,怎么还会问这种问题呢”。

方便,快捷是服务之本,有些规矩不适合就应该调整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!

用户

“革命工作只有分工不同,没有高低贵贱之分”,这是对用户的服务宗旨!

普通用户:“你的问题目前没有工程,后续我们会考虑建设解决”。

不普通用户:“某不普通用户的家,不管使用什么办法,一定要达到良好的覆盖,没有工程,一事一议,特事特办,记住,一定要覆盖好”。

“某不普通用户要从这条路经过,请核实一下,看看是否还有没覆盖的路段,无论如何,要保证全部覆盖,把基站天线往道路上调整,不行就加临时站,上发电机”。

“某不普通用户下榻的酒店,已经把微基站安装到房间了,放心吧领导,用手绢盖上了,很隐蔽,绝对发现不了,信号很好”。

“某不普通用户去度假村,已经安装了临时设备,放心吧领导,现在天线没办法固定,轮流用手举着呢,放心吧,信号很好”。

平等,真诚,是与用户沟通的本质,出来混,迟早是要还的。

倪永孝:爸爸以前开小赌档,从几毛钱的小生意,做到现在,整个尖沙咀没有人不认识他。他常说出来跑,迟早要还,没想到今天……我会永远记住今天。

刘伟强/麦兆辉<无间道2>,2003。

编 辑:章芳
相关新闻              
 
专家观点
“我那时最多是从一个甩手掌..
精彩专题
聚焦2017华为全球分析师大会
3·15 网络诚信 消费无忧
MWC2017世界移动通信大会
聚焦中兴2017MWC
CCTIME推荐
关于我们 | 广告报价 | 联系我们 | 隐私声明 | 本站地图
CCTIME飞象网 CopyRight © 2007-2017 By CCTIME.COM
京ICP备08004280号  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080234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771号
公司名称: 北京飞象互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未经书面许可,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、镜像